南_

在我走过的地方
我是我的梦想的国王自由的支配者
敢于对那个奋起反抗的狂人
给予恩惠


叫南某,近期fgo/自家/沉迷音乐剧
无脑小太阳吹
做想做的事,干想干的人
很高兴认识你



我看看能拖多长

【雷安】题目我吃了(bushi

*是迟到了十年的情人节paro(×发生了很多意外就一直没写完嗨呀好气

*ooc 非常的ooc! 自我捏造有 语言调戏有 大写的慎入!

*本来以为能憋出代步车结果发现我连车都没有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我先跪着说会儿感谢 ×

   已是深夜了。

   而我们的骑士大人安迷修却正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晃晃悠悠地走到传送点,传送回到大厅。虽说是半夜三更,可大厅仍然充溢着各位参赛者热热闹闹的喧哗声,安迷修突然感到今天的大家都有些“反常”,且不说今天跑去刷怪的地方有多冷清,中午跑回大厅休息时就感觉大厅自发的形成了一种氛围——一种用安迷修现有词汇十分难以形容的氛围,但看着大家心情都挺好的。一身伤的安迷修显然没融进大家的氛围里,还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

    ——No.5居然带着一身重伤深夜才返回大厅?而且还是在“这天”?

    然而安迷修没有理会众人炽热的视线和窸窸窣窣的议论声,在众目睽睽下叫出机器人传送回自己休息的地方。

    刚刚传送进来,一股铺天盖地的酒味涌入鼻腔,安迷修皱了皱眉,脑内瞬间闪过一个人的身影。

    不知道这时候脑内转发一群锦鲤能不能保佑不是那个人。

    然而事实证明,当然不会有用啦。

  “……噢哟,回来了啊?”雷狮声音十分慵懒,手里拿着半瓶没喝完的啤酒,横躺在安迷修那本来也没多大的沙发上,于是沙发便再也容不下一个安迷修。正站在门口的安迷修听到熟悉的声音,差点没忍住就要实体化双刀。

   “……你怎么找到我的住处的。”安迷修走近沙发上的人,看了眼桌上摆得乱七八糟的空啤酒瓶,太阳穴跳了跳——若不是因为自己现在遍体鳞伤疼得要命,他一定上去就是一刀,一刀不死就再补几刀。

   “……嘿宝贝,我难道会找不到你住哪吗?不要这么小瞧我啊。”雷狮仰起头将剩下一点啤酒送入腹中,发出一声满足的感叹后才将双目锁定在安迷修身上,半眯着眼笑笑。

   “还请你改一下你那乱七八糟的称呼,你今天抽的什么风放着你的海盗团不顾来这里欠揍么?”安迷修没好气地说道。

    雷狮顿了一下,一双紫罗兰色的眸子盯着安迷修,满是不可思议。

  “喂喂,安迷修,难道你不知道今天…噢不,早就他妈的过零点了…昨天是什么日子吗?”雷狮没忍住爆了粗口,这成功地使安迷修露出一个无比嫌弃的表情。

  “……你这恶党…说话就不能放干净些吗?知不知道又怎样了吗?”安迷修瞪了雷狮一眼,而后叹了口气,“大半夜的也不想和你耍嘴皮子……你跟我过来一下。”

  “嚯…?你这求人的口气才该改改吧?话说回来,你去哪儿了呀这么晚回来……你不是在外面找人了吧?”雷狮站起身后一手揽过安迷修的腰,按往常来说,雷狮这么做后安迷修会一个肘击过去,而今天安迷修却表情狰狞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恶狠狠地瞪着雷狮,却没推开雷狮。

  “?”雷狮对不做抵抗的安迷修感到诧异,刚想调侃几句,才发现安迷修身上带着大大小小的伤,白色的衬衫被染上血色,脸上也有着斑斑血迹。

  “喂,双剑的安迷修,你这no.5的头衔也太水了吧?伤成这样?”雷狮语气里满是嘲讽,而鬼知道他心里早已将伤了安迷修的家伙千刀万剐了几遍。

  怎么说安迷修也是他雷狮看上的猎物,怎能让别人打成这样呢?真是不爽。

  安迷修没有理他,走到浴室门口,雷狮将揽着安迷修的腰的手抽了回来,双手抱臂倚着门口,看着安迷修一个人走进浴室。

  “嘿亲爱的,我要去哪啊?”雷狮笑笑,眼里写满着戏谑。

  “……进来,别杵在门口。”安迷修扯掉领带领带,将不堪入目的衬衫褪去搁在洗手台,头也不抬一下。

    雷狮吹了声口哨,走进浴室后将门关上。他看了看四周,这间浴室比他想象得要小一些,“你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安迷修?”雷狮看了眼洗手台上被褪去的衣物,随即将目光停留在正在脱黑色长裤的安迷修。

  “这位恶党,你的脑子里能不能不要只有这些污秽的想法?”安迷修此时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白色内裤,打开花洒试了试水温,才转头看向靠着门的雷狮,“因为我现在一身伤洗澡可能会比较麻烦才让你进来的好吗,还请你脑袋里暂时清空下所有污秽的想法,然后用‘友善的帮助’填补下你大脑的空白。”

  “……噗哈哈哈哈哈哈,你在逗我笑吗安迷修?你居然对雷狮海盗团的头目说‘友善’?还有‘帮助’?”雷狮将外套脱下丢在一旁的洗手台,里面万年不变的黑色紧身衣勾勒出常年训练的结实的肌肉。

  “你这叫引狼入室知道么?”

   雷狮话音刚落,花洒被安迷修打开,水声将雷狮的话语冲跨。

  “明明是你自己乱跑我这里来的,还有你算什么狼。”安迷修一边冲水,一边心不在焉的吐槽道。

   雷狮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那之后一段时间里浴室只剩下哗哗的水声,水雾弥散开来,小心翼翼地填满整间浴室,以及雷狮的视线。热水在安迷修身上流淌,以骑士为目标而不断修行训练的身上有着许多伤痕,热水在疤痕上爬行,无声地勾着雷狮的理智。

  “……喂安迷修,你真的需要别人帮你么……我觉得你这一身伤跟没有似的,你不洗得挺特么欢脱?”雷狮挑了挑眉,声音却是比之前要低沉沙哑得多,“我这边才是快难受死了需要人帮忙啊骑士大人。”

   安迷修关上花洒,转身看着雷狮,“喂受伤的可是我啊你有什么好难受的,难道你石头做的心脏还会替人难过?哈哈哈,好好笑哦。”安迷修走到雷狮旁边伸手扯下毛巾擦身,水绿色的双眸透过没来得及散开的水雾盯着雷狮。

   安迷修的身子因偏高的水温而泛着红,未擦干的水珠在灯光下仍挂在肌肤上,而这一切由于两人过近的距离而全部映入雷狮的眼中。

  “嗯哼……为什么你会认为宇宙海盗会听你的话,在这种大好时光清空脑内污浊的想法呢?”雷狮伸出手将安迷修往自己怀里带,这一下太突如其来,未来得及有任何反应的安迷修顺着雷狮手臂所施加的力就这么撞进雷狮怀里。

  “你!”
  
  “嘿充满爱心仁慈善良的骑士,你愿意帮忙解决下你面前这人生理上的一些需求么?”

  “……”在安迷修意识到所谓的“生理上的需求”是什么时,整个人就身体僵直了,他有些庆幸自己脸正埋在雷狮胸口,毕竟将突然红得不像话的脸解释成是水温太高造成的就连自己也难以相信。

    雷狮盯着安迷修红透了的耳根,和僵直的身子,脑内瞬间上演着许多少儿不宜的动作片。而今晚上演的主角将会是他们,并且他自己将是上面那个,想到这雷狮忍不住勾起嘴角。

  “虽然有些晚了,但还是祝你情人节快乐我的小骑士,然后让我们来做些庆祝节日的事吧。”

END.

老脸一红,妈嗨超羞耻×顺便小小声的问下雷安组织的门牌号_(:зゝ∠)_不过我完全是条咸鱼加群没问题嘛×

评论(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