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_天天想日太阳

满脑子坏水,一身的毛病。
只想干自己喜欢的事。

妄想

☆都是崽,祝他们幸福:P是昨天的贺文。

  清晨,当太阳还窝在层层阴云后面打盹儿时候,瑞文倏然睁开双眼,颇有代替尼采当太阳的远大志向,那精神样仿佛昨晚立誓不收集完所有CG绝不睡觉大不了第二天与床为伴睡它个天昏地暗的某白毛爱抖露只是个梦。
  瑞文面朝着正在与周公约会的鸫,一双不知道接谁的桃花眼眨巴眨巴,似乎打算强行入侵面前这人的精神世界跟他解释——真不是我想熬的夜,都怪这个游戏CG太多,是它先动手的。
  下一秒鸫突然皱了皱眉,扯扯耷拉到腹部的毯子,睡死过去。
   顺便将嫌弃俩字扩散至整个房间。于是这非常神学的单方面倾诉以某牧师无声的“信你鬼扯”结束了。
 

  瑞文翻了几次身,在身边死尸突然还魂发出类似大型猫科动物不满的呼噜声后,他没了动静,停下煎饼似的翻面运动,无奈地看着雪白的天花板提前感受老年人早起生活的百般聊赖。
  事实证明雪白的天花板没有女模白花花的大长腿好看,没过几分钟瑞文就腻味了,一个咸鱼翻身与床上死尸面对面。鸫森睡出一副人畜无害样,棕色头发在没有发胶手的加成后变得散乱,骚粉色的眸子被眼皮儿盖着,没事就吐几句骚话亦或嘲讽的嘴闭着。瑞文忍不住感慨:想必这位辣鸡信徒也只有这种人模狗样的时候才让人能联想出这人还有个牧师的职业。

  “睡,睡死你去,还想要我早安吻了你才打算爬起来吗睡傻逼。”瑞文叽咕咕噜地嘟囔了一句,伸手就去掐面前尸体的脸。
  “……那你亲啊逼逼屁。”面前尸体瞬间诈尸,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瑞文,那压着起床气的目光似剑,把瑞文捅个对半穿。
  “挖槽没见过还能自己破诅咒爬起来的睡傻逼,您能有点起床预兆么我心跳都被你吓加速了。”瑞文一只手还掐着鸫的脸,一瞬间被这位尸体近距离诈尸吓蒙了忘记收回来。
  “谁让我摊上个整天只会熬夜打游戏的傻逼王子呢……”鸫一边喃一边坐起身,然后开始了无休止的发呆,若不是他处的位置正好阳光透不进来,不然瑞文都要以为他在进行光合作用了。
  “你干嘛呢?祷告啊假牧师?”瑞文饶有兴趣地盘腿坐起身,嘴角微微上扬,摆出标志性欺骗少女微笑。
  鸫表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伸手一勾把人顺拐进怀里,留给瑞文一个单纯的吻。对,就是唇瓣相对那种小处男的吻。
  “傻逼王子我都配合你那么久你连个早安吻都没有你什么人啊对得起你的身份吗?”趁着面前人发愣,鸫就开始喋喋不休地吐着奚落的话。
  瑞文:“……”这人他妈的什么心态才能接受自己设定是睡美人啊???
  床头闹钟突然尖叫,充溢着安静的卧室,鸫熟练地关上这日常打鸡血的闹钟,时间定格在8:00

  鸫发胶手的技能cd一晚上终于结束,伸手把散下来的刘海撸上去,发现瑞文还在怅然若失地盯着自己,挑了挑眉。
  “哟傻逼王子是被这纯情kiss给弄昏头脑了?”
  “去你妈的傻逼王子,你这什么纯情kiss”瑞文回过神来直接开骂,不带一丝犹豫的。
  鸫笑笑,“那麻烦这位爱抖露告诉我怎么安抚大清早争着当太阳,被一个纯情kiss的早安吻就要炸毛的乌鸦呗?”
  瑞文沉吟片刻,刚想说什么,却又给吞了回去,伸手拽过面前人就是一个吻。当然这不是什么处男式的吻,两根舌头打仗得火热,令人羞耻的声音赶走卧室的宁静,情欲随着舌头停战而拉出的银丝涌了出来,两个人轻微喘气声像是交响乐的余音绕梁,互相吞吐着逸散出去的情欲。

  鸫着实摸不透瑞文的脑回路了,他实在是不知道回击纯情kiss的手段居然能是直接来个法式舌吻。他算是明白瑞文当年如何做到用各种理论拼贴补凑将一道普通的计算题扯到满分了。

  等到两个人气息平缓了,瑞文才伸伸懒腰,先一步跑去厕所,在门口时又回个头对着鸫勾嘴一笑:“要这样才能真正清醒过来噢my睡傻逼☆~”然后立马钻进厕所反手上门。
  鸫愣了一下,笑着冲厕所比了个中指。

  等瑞文从死宅改造成正常der池面一共过去了快40分钟,他推开厕所门走去客厅,煎蛋的味道飘进鼻腔,他没客气,一屁股坐在饭桌前就开吃,顺便还不忘呼唤鸫从冰箱拿牛奶给他。
  “您这要人伺候的毛病什么时候患上的?”鸫一边嫌弃,一边从牛奶拿出一袋牛奶,向不远处的瑞文砸去。
“'他'自己说要监督我早点睡觉于是同居的时候吧。”瑞文这答得没头没尾的,也只有鸫知道那位脑子有病的“他”是谁了。
  “操……”鸫轻骂一声。

  吃完早饭,鸫刚要收拾碗筷,脖颈突然被瑞文勾上,给他施加了一个力,然后获得了一个还残留有奶味的吻。
  “……你大清早的还能喝奶发奶疯了?级别真是越来越高了您呐?…”鸫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干脆就冷着张脸,省事,省力,省表情。

  然后瑞文开始傻笑,一双pika pika(自称)的桃花眼就这么冲着鸫。
  “520呀鸫森先生。”
  “……”
  鸫这清早感觉跟过过山车似的,他一整天有限的表情能被瑞文一个人占去大半,情感波澜估计也得是这家伙在他心中兴风作浪。
  “王子能不能给个预兆啊,我心跳都给你吓加速了。”
  这个牛奶有点甜了,夏日缘故可能还有点暖了。然后就跟着520腻在了某人心里。
  “我爱你。”

【雷安】题目我吃了(bushi

*是迟到了十年的情人节paro(×发生了很多意外就一直没写完嗨呀好气

*ooc 非常的ooc! 自我捏造有 语言调戏有 大写的慎入!

*本来以为能憋出代步车结果发现我连车都没有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我先跪着说会儿感谢 ×

   已是深夜了。

   而我们的骑士大人安迷修却正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晃晃悠悠地走到传送点,传送回到大厅。虽说是半夜三更,可大厅仍然充溢着各位参赛者热热闹闹的喧哗声,安迷修突然感到今天的大家都有些“反常”,且不说今天跑去刷怪的地方有多冷清,中午跑回大厅休息时就感觉大厅自发的形成了一种氛围——一种用安迷修现有词汇十分难以形容的氛围,但看着大家心情都挺好的。一身伤的安迷修显然没融进大家的氛围里,还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

    ——No.5居然带着一身重伤深夜才返回大厅?而且还是在“这天”?

    然而安迷修没有理会众人炽热的视线和窸窸窣窣的议论声,在众目睽睽下叫出机器人传送回自己休息的地方。

    刚刚传送进来,一股铺天盖地的酒味涌入鼻腔,安迷修皱了皱眉,脑内瞬间闪过一个人的身影。

    不知道这时候脑内转发一群锦鲤能不能保佑不是那个人。

    然而事实证明,当然不会有用啦。

  “……噢哟,回来了啊?”雷狮声音十分慵懒,手里拿着半瓶没喝完的啤酒,横躺在安迷修那本来也没多大的沙发上,于是沙发便再也容不下一个安迷修。正站在门口的安迷修听到熟悉的声音,差点没忍住就要实体化双刀。

   “……你怎么找到我的住处的。”安迷修走近沙发上的人,看了眼桌上摆得乱七八糟的空啤酒瓶,太阳穴跳了跳——若不是因为自己现在遍体鳞伤疼得要命,他一定上去就是一刀,一刀不死就再补几刀。

   “……嘿宝贝,我难道会找不到你住哪吗?不要这么小瞧我啊。”雷狮仰起头将剩下一点啤酒送入腹中,发出一声满足的感叹后才将双目锁定在安迷修身上,半眯着眼笑笑。

   “还请你改一下你那乱七八糟的称呼,你今天抽的什么风放着你的海盗团不顾来这里欠揍么?”安迷修没好气地说道。

    雷狮顿了一下,一双紫罗兰色的眸子盯着安迷修,满是不可思议。

  “喂喂,安迷修,难道你不知道今天…噢不,早就他妈的过零点了…昨天是什么日子吗?”雷狮没忍住爆了粗口,这成功地使安迷修露出一个无比嫌弃的表情。

  “……你这恶党…说话就不能放干净些吗?知不知道又怎样了吗?”安迷修瞪了雷狮一眼,而后叹了口气,“大半夜的也不想和你耍嘴皮子……你跟我过来一下。”

  “嚯…?你这求人的口气才该改改吧?话说回来,你去哪儿了呀这么晚回来……你不是在外面找人了吧?”雷狮站起身后一手揽过安迷修的腰,按往常来说,雷狮这么做后安迷修会一个肘击过去,而今天安迷修却表情狰狞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恶狠狠地瞪着雷狮,却没推开雷狮。

  “?”雷狮对不做抵抗的安迷修感到诧异,刚想调侃几句,才发现安迷修身上带着大大小小的伤,白色的衬衫被染上血色,脸上也有着斑斑血迹。

  “喂,双剑的安迷修,你这no.5的头衔也太水了吧?伤成这样?”雷狮语气里满是嘲讽,而鬼知道他心里早已将伤了安迷修的家伙千刀万剐了几遍。

  怎么说安迷修也是他雷狮看上的猎物,怎能让别人打成这样呢?真是不爽。

  安迷修没有理他,走到浴室门口,雷狮将揽着安迷修的腰的手抽了回来,双手抱臂倚着门口,看着安迷修一个人走进浴室。

  “嘿亲爱的,我要去哪啊?”雷狮笑笑,眼里写满着戏谑。

  “……进来,别杵在门口。”安迷修扯掉领带领带,将不堪入目的衬衫褪去搁在洗手台,头也不抬一下。

    雷狮吹了声口哨,走进浴室后将门关上。他看了看四周,这间浴室比他想象得要小一些,“你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安迷修?”雷狮看了眼洗手台上被褪去的衣物,随即将目光停留在正在脱黑色长裤的安迷修。

  “这位恶党,你的脑子里能不能不要只有这些污秽的想法?”安迷修此时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白色内裤,打开花洒试了试水温,才转头看向靠着门的雷狮,“因为我现在一身伤洗澡可能会比较麻烦才让你进来的好吗,还请你脑袋里暂时清空下所有污秽的想法,然后用‘友善的帮助’填补下你大脑的空白。”

  “……噗哈哈哈哈哈哈,你在逗我笑吗安迷修?你居然对雷狮海盗团的头目说‘友善’?还有‘帮助’?”雷狮将外套脱下丢在一旁的洗手台,里面万年不变的黑色紧身衣勾勒出常年训练的结实的肌肉。

  “你这叫引狼入室知道么?”

   雷狮话音刚落,花洒被安迷修打开,水声将雷狮的话语冲跨。

  “明明是你自己乱跑我这里来的,还有你算什么狼。”安迷修一边冲水,一边心不在焉的吐槽道。

   雷狮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那之后一段时间里浴室只剩下哗哗的水声,水雾弥散开来,小心翼翼地填满整间浴室,以及雷狮的视线。热水在安迷修身上流淌,以骑士为目标而不断修行训练的身上有着许多伤痕,热水在疤痕上爬行,无声地勾着雷狮的理智。

  “……喂安迷修,你真的需要别人帮你么……我觉得你这一身伤跟没有似的,你不洗得挺特么欢脱?”雷狮挑了挑眉,声音却是比之前要低沉沙哑得多,“我这边才是快难受死了需要人帮忙啊骑士大人。”

   安迷修关上花洒,转身看着雷狮,“喂受伤的可是我啊你有什么好难受的,难道你石头做的心脏还会替人难过?哈哈哈,好好笑哦。”安迷修走到雷狮旁边伸手扯下毛巾擦身,水绿色的双眸透过没来得及散开的水雾盯着雷狮。

   安迷修的身子因偏高的水温而泛着红,未擦干的水珠在灯光下仍挂在肌肤上,而这一切由于两人过近的距离而全部映入雷狮的眼中。

  “嗯哼……为什么你会认为宇宙海盗会听你的话,在这种大好时光清空脑内污浊的想法呢?”雷狮伸出手将安迷修往自己怀里带,这一下太突如其来,未来得及有任何反应的安迷修顺着雷狮手臂所施加的力就这么撞进雷狮怀里。

  “你!”
  
  “嘿充满爱心仁慈善良的骑士,你愿意帮忙解决下你面前这人生理上的一些需求么?”

  “……”在安迷修意识到所谓的“生理上的需求”是什么时,整个人就身体僵直了,他有些庆幸自己脸正埋在雷狮胸口,毕竟将突然红得不像话的脸解释成是水温太高造成的就连自己也难以相信。

    雷狮盯着安迷修红透了的耳根,和僵直的身子,脑内瞬间上演着许多少儿不宜的动作片。而今晚上演的主角将会是他们,并且他自己将是上面那个,想到这雷狮忍不住勾起嘴角。

  “虽然有些晚了,但还是祝你情人节快乐我的小骑士,然后让我们来做些庆祝节日的事吧。”

END.

老脸一红,妈嗨超羞耻×顺便小小声的问下雷安组织的门牌号_(:зゝ∠)_不过我完全是条咸鱼加群没问题嘛×

最近在刷凹凸世界×沉迷雷总无法自拔(二哈)
随便腿腿鱼吧hhhhh想勾搭一堆同好!(。

【白狄】酒


*新年了开点坑
*辣眼睛,ooc
*现代paro,设定是刚刚在一起的两人√
*结尾有些仓促了………以后可能会改吧×

    一壶好酒,是沉淀的逝水,是尘封的情愫的味道,能点燃人心中一直想说的话。

   狄仁杰说李白你接着吹水,信你一句算我输。

   李白心里委屈,争辩道就是这样没错。

   狄仁杰一记眼刀过去:“你能把这当做每晚喝到神志不清才回家,一回家又胡言乱语的理由吗?”

   李白:“……”啧早知道找别的理由了。

   李白坐没坐相的坐在沙发上发呆,狄仁杰坐在他旁边低头耍手机不亦乐乎,没有人说话,狄大人的日常婊人大会在一言不发的午间结束。

   冬日的暖阳透过窗口蹿进家里,将金纱披在两人身上。李白撇过头去看狄仁杰,在阳光的滤镜下,李白突然觉得人生静好,而狄仁杰依然沉迷手机,无法自拔。

   “看我干吗?”狄仁杰头都不抬一下。

   “没事就不能看你啊?哎…你看,你跟我在一起后被我养得多好。”李白言罢就用一种不可描述的笑容盯着狄仁杰,手上也不老实,凑过去一手揽过他的腰,顺便掐了一把,嗯,手感超棒,毫无赘肉。

   “……你是想挨打了是吧,快放手啊。还有谁告诉你我是你养的,少给我在那臭美。”狄仁杰虽然嘴上这么说,身体上却一点要反抗的意思都没有。

   空气突然安静,这会儿李白坐没坐相地揽着狄仁杰看着天花板发呆,狄仁杰还在沉迷手机,无法自拔。

   “怀英啊。”
   “干嘛?”
   “那你说我昨晚喝醉回来都胡言乱语了什么啊?”
   “……”狄仁杰顿了一下,“你要知道这个干什么。”
  “好奇嘛…那我到底说了什么?我真不记得了耶。”李白凑过脸去看狄仁杰,却被狄仁杰一手推开,然后狄仁杰转过脸去不再看他。
   “这个反应???我不会说了什么超羞耻的话吧???”李白突然害怕了起来。
   “是啊!非常的。”
   “牙白啊我的形象……”然后李白就开始仰天悲嚎。

   他转头刚想向狄仁杰解释和恳求他千万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却看到狄仁杰红透了的耳朵。

   “……”李白笑了笑,看样子不用自己再恳求他别说出去了,怀英他绝对不会说的。

   狄仁杰心想,说出去他就完了。

   才不要说李白那家伙回来后跟个大型犬一样赖在自己身上,凑近自己耳旁一边重复不断的说着“我喜欢你”,一边抱紧了他。

   然后一股酒味涌进他心里。他狄仁杰向来讨厌喝酒,不喜欢那种喝醉后放荡的酒味,可唯独这个人却不同。

   狄仁杰他醉在这名为李白的酒里,且是醉了一生,然后在心里不断说着“我爱你”这样的胡话。

END.
 
 

突然没有一点点防备的打开新世界大门

翻背景故事时突然觉得!杨戬和哪吒的这个配对迷之可爱(。)就…就顺手写了点屁话……等哪吒出来以后可能会好好写吧×

*very辣眼,实力ooc,好像没有明确的攻受√

  他桀骜一世,嚣张无比,纵使陈塘关的暴雨狂风击打身躯,不计其数的兵器贯穿胸膛,也未曾感受到一个痛字,仍能勾起嘴角笑得狷狂。

  可在他获得心脏后,仅是注视着杨戬孤身一人的背影,他就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从胸口正跳动的心脏向四肢蔓延,这感觉一点也不好受,常使得他夜不能眠。后来不知过了多久,才从旁人口中得知,

  那难以言喻的感觉叫作心痛。



  【天嘛明天就考试了我在做什么,赶紧拜拜子房军师冷静下×】

近期腿鱼,啊内宿生活好清心寡欲啊×在学校的游泳池连到了
WiFi好强hhhhh顺手上来除个草诈诈尸(。今天就能回家啦( 」´0`)」yeah!

(说好要上鸿门宴却一周了还没上尴尬哦×)

瞎摸鱼……很久没淦基谷了摸摸崽的gu和妹儿啊balabala……实力深夜辣眼睛……

腿个近期的fish们………字忒丑了心好痛…

p1今天也努力和君主好好说话的子房(。
p2惨遭师妹秀恩爱的死了算了的子房(no
p3一个安静的良良,p4瞎乱来(。

实力辣眼睛,嗨呀………(。

【西汉组】还没想好标题②

*对不起我终于死回来了(。
*因为是在旅游时写的所以实力拖更,对不起大家(虽然我觉得我这辣鸡小学生文笔也不会有人看×
*私设very多
*手机码字开启不了第一章的传送门十分不好意思o( ̄┰ ̄*)ゞ
*天天沉迷游戏,无法更新(ntm
*最后,辣了大家眼睛对不起(。
↓↓↓↓↓



   张良刚走到刘邦旁坐下没多久,上课铃就像赶着去投胎一样响了起来。 张良懒洋洋地趴在桌上,颇有在燥热的教室里睡觉的伟大志向。

  台上老师叽里呱啦讲个不停,时不时敲黑板吼重点,老式的电风扇吱吱呀呀地转着,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大半节课过去,课堂上居然出奇的和谐。

   如果不管韩信和刘邦俩无视着老师玩得开心。

  "热……"张良皱眉小声喃喃道。左手一直在摩挲衬衫的第一颗扣子,却半天没解开。讲道理,早知道就不学那些庸俗小说里转学生穿秋装……好险他没穿那件外套……不让他这时都已经上天与太阳肩并肩了……而且,让他心烦意乱的除了燥热的天气和枯燥的课堂以外,还有旁边一身紫的混蛋和其对角线最边上红毛非主流传字条对口型手舞足蹈跟个猴儿似的闹腾……

   啊,看来在来之前认为自己除了不懂女孩子其他都了如指掌实在是太天真。

  而闹腾得开心的刘邦和韩信显然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张良的"已经不是这个世界的学问能解决的问题"榜首。

  谁都好快让这节课结束吧我要死了……

  就在张良快绝望到睡着的时候,有人戳了戳他手臂。"……干嘛……"张良仍然趴着台,极其无力地回道。

  "哎,你别睡啊,你睡了那我让你坐我旁边就没意义啦。"刘邦一边转着笔,一边笑着说。张良心里苦啊,这特么现在才想起来,你都和那边的红毛玩了大半节课了都。

  "嘿嘿,忘了跟你说了,我叫刘邦,他是韩信。"刘邦停下转笔,用笔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不知道什么时候蹦哒到他旁边的韩信。这时张良才抬起头,看了看身旁的两人,没对突然换了位置的韩信感到惊讶,仍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哦……你们好,"张良懒洋洋地回道,"有什么事?……"刚问完,就被刘邦一个迷之微笑吓掉一半睡意。

  "张良你刚转过来,肯定还没加什么社团吧?要不要加入我们啊?"一旁的韩信抢着回答张良,"还有君主你不要那么笑会吓走人的。"

   "我靠,韩重言有你这么损我的吗我笑得挺正常啊是不是啊张良?"刘邦顺手抓过桌上的橡皮扔到韩信脸上,正中额头。后者就要跳起来打刘邦时,掉线已久的老师终于注意到这边的骚乱,一个粉笔从讲台画了一条漂亮的抛物线,完美的落在刘邦桌上。

  "那边的同学,请不要破坏课堂纪律!"

  "哎呀老师不好意思啊哈哈哈我橡皮不小心落韩信位置下我让他起来我找找……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刘邦赶忙解释到,韩信点了点头立马坐好。

  张良:"……"围观了事情全经过的他实在是懒得拆他们台。
  "哎妈呀吓死我了……所以张良你加入我们吧?"刘邦松了一口气,看到老师一转身瞬间转身问张良。

张良还在稷下学院时,导师曾多次推荐他转学后去文学社啊外文社之类的社团,其实他本身也只想到要去这些社团,可这时刘邦突然跳出来跟他说要不要加入他们。原本只有一个选项A的外文社,现在却多了个加入刘邦的不明选项B。

  人生嘛,就是这样乱来,不会像书上故事那样按照套路发生。

  张良轻哼一声,问道:"加入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刘邦似乎早就猜到张良会这么问,用笔指着张良,"创造‘奇迹’,"张良还没来得及翻个大白眼嘀咕中二晚期吃枣药丸,他自顾自地往下说"来做点学校不允许事吧。"
  ……
  ……

  虽然听起来怪怪的,可感觉还挺有趣?

  这时下课铃终于响了,高龄熊崽子们跟脱线的野狗,啊不,脱缰的野马般冲出教室闹腾起来。

  "挺有意思……那接下来你想做什么?"张良作势翻开自带的书的某一页。

  "哼哼,当然是,逃课。"

  于是我们的好学生张良在转学时干了件人生大事——逃课。当然这只是开始,以后怎么可能只有逃课那么简单。

妈哟我这辣鸡小学生作文,没得救了……

之前飞机上摸的一点都不像良良的良良(。
深夜辣眼睛了对不起(。
回到家后第一件事是感慨家里的WiFi比公用WiFi还辣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