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_

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叫南某,近期fgo/自家/沉迷音乐剧
无脑小太阳吹
做想做的事,干想干的人
很高兴认识你



放不出屁了请和我做朋友😭

【西汉组】还没想好标题②

*对不起我终于死回来了(。
*因为是在旅游时写的所以实力拖更,对不起大家(虽然我觉得我这辣鸡小学生文笔也不会有人看×
*私设very多
*手机码字开启不了第一章的传送门十分不好意思o( ̄┰ ̄*)ゞ
*天天沉迷游戏,无法更新(ntm
*最后,辣了大家眼睛对不起(。
↓↓↓↓↓



   张良刚走到刘邦旁坐下没多久,上课铃就像赶着去投胎一样响了起来。 张良懒洋洋地趴在桌上,颇有在燥热的教室里睡觉的伟大志向。

  台上老师叽里呱啦讲个不停,时不时敲黑板吼重点,老式的电风扇吱吱呀呀地转着,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大半节课过去,课堂上居然出奇的和谐。

   如果不管韩信和刘邦俩无视着老师玩得开心。

  "热……"张良皱眉小声喃喃道。左手一直在摩挲衬衫的第一颗扣子,却半天没解开。讲道理,早知道就不学那些庸俗小说里转学生穿秋装……好险他没穿那件外套……不让他这时都已经上天与太阳肩并肩了……而且,让他心烦意乱的除了燥热的天气和枯燥的课堂以外,还有旁边一身紫的混蛋和其对角线最边上红毛非主流传字条对口型手舞足蹈跟个猴儿似的闹腾……

   啊,看来在来之前认为自己除了不懂女孩子其他都了如指掌实在是太天真。

  而闹腾得开心的刘邦和韩信显然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张良的"已经不是这个世界的学问能解决的问题"榜首。

  谁都好快让这节课结束吧我要死了……

  就在张良快绝望到睡着的时候,有人戳了戳他手臂。"……干嘛……"张良仍然趴着台,极其无力地回道。

  "哎,你别睡啊,你睡了那我让你坐我旁边就没意义啦。"刘邦一边转着笔,一边笑着说。张良心里苦啊,这特么现在才想起来,你都和那边的红毛玩了大半节课了都。

  "嘿嘿,忘了跟你说了,我叫刘邦,他是韩信。"刘邦停下转笔,用笔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不知道什么时候蹦哒到他旁边的韩信。这时张良才抬起头,看了看身旁的两人,没对突然换了位置的韩信感到惊讶,仍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哦……你们好,"张良懒洋洋地回道,"有什么事?……"刚问完,就被刘邦一个迷之微笑吓掉一半睡意。

  "张良你刚转过来,肯定还没加什么社团吧?要不要加入我们啊?"一旁的韩信抢着回答张良,"还有君主你不要那么笑会吓走人的。"

   "我靠,韩重言有你这么损我的吗我笑得挺正常啊是不是啊张良?"刘邦顺手抓过桌上的橡皮扔到韩信脸上,正中额头。后者就要跳起来打刘邦时,掉线已久的老师终于注意到这边的骚乱,一个粉笔从讲台画了一条漂亮的抛物线,完美的落在刘邦桌上。

  "那边的同学,请不要破坏课堂纪律!"

  "哎呀老师不好意思啊哈哈哈我橡皮不小心落韩信位置下我让他起来我找找……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刘邦赶忙解释到,韩信点了点头立马坐好。

  张良:"……"围观了事情全经过的他实在是懒得拆他们台。
  "哎妈呀吓死我了……所以张良你加入我们吧?"刘邦松了一口气,看到老师一转身瞬间转身问张良。

张良还在稷下学院时,导师曾多次推荐他转学后去文学社啊外文社之类的社团,其实他本身也只想到要去这些社团,可这时刘邦突然跳出来跟他说要不要加入他们。原本只有一个选项A的外文社,现在却多了个加入刘邦的不明选项B。

  人生嘛,就是这样乱来,不会像书上故事那样按照套路发生。

  张良轻哼一声,问道:"加入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刘邦似乎早就猜到张良会这么问,用笔指着张良,"创造‘奇迹’,"张良还没来得及翻个大白眼嘀咕中二晚期吃枣药丸,他自顾自地往下说"来做点学校不允许事吧。"
  ……
  ……

  虽然听起来怪怪的,可感觉还挺有趣?

  这时下课铃终于响了,高龄熊崽子们跟脱线的野狗,啊不,脱缰的野马般冲出教室闹腾起来。

  "挺有意思……那接下来你想做什么?"张良作势翻开自带的书的某一页。

  "哼哼,当然是,逃课。"

  于是我们的好学生张良在转学时干了件人生大事——逃课。当然这只是开始,以后怎么可能只有逃课那么简单。

妈哟我这辣鸡小学生作文,没得救了……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