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_

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叫南某,近期fgo/自家/沉迷音乐剧
无脑小太阳吹
做想做的事,干想干的人
很高兴认识你



放不出屁了请和我做朋友😭

不老魔女的设定

☆困了

  "瑞文,你真的是巫师吗?"鸫面无表情地捧着瑞文随手甩给他的老旧斗篷,翘着二郎腿坐在有些发潮的沙发上,跟看猴儿似的看瑞文对着镜子系领带。

  毕竟这位巫师自鸟还没打鸣就起来各种试衣服,到现在,炽热的冬日不请自来,慷慨地照亮老木屋了每一个角落。

  "亲爱的鸫森,你说话总是这么伤人,如果我不是个伟大又浪漫的巫师,你耳边是不会多出这朵娇艳欲滴的大红色玫瑰吗?"

  瑞文系好领带后转身走向鸫,硬底的皮鞋不大适合老木屋的木地板,一路过来时地板发出哒哒的抗议声。瑞文单腿跪上沙发,微微前倾,在鸫的耳边打了个响指,接着一朵正毫无保留地绽放全部的玫瑰突然出现在他手中。他将这枝玫瑰放到鸫的面前,咧嘴一笑道,

  "Surprise~My boy."

  "……"鸫森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眼睛都懒得眨一下。

  "说点什么好吗?"瑞文冲他挑眉。

  "……花挺好看。"

  瑞文翻了个白眼,耸耸肩把花往身后丢去。

  "我觉得我比花好看得多,下次记得抓重点,"瑞文转身走向镜子,摆了几个姿势,对着镜子突然感叹,"也许你说得对,我太不像个巫师了……天呐我穿西装真是太适合,你觉得呢,年轻的圣殿骑士?"

  鸫抬起眼皮瞟了一眼,端起茶几上还热气腾腾的果茶喝了一口。

  "好的老先生,那请问您一大早就打扮到现在临近中午是想做什么,去和长寿龟相亲吗?"

  "……鸫森,我真希望你这张欠打的嘴不是我教的。"

  "谁知道呢。"

  "好了我不想和你贫嘴了,去把门打开年轻的圣殿骑士,是时候去看看新一年的万物了。"
 
  鸫无奈地起身,先一步走到门口,他推开大门,伴随陈旧的"嘎吱"声,大片的温暖空气携带暖阳涌进屋里,阳光照出灰尘的身影,它们在肆意舞动,伴着光如同星星一般。

  "我有点想念丝蓓绮店里的蛋糕了,走吧小圣殿骑士,希望你还适应空间传送。"

  鸫着实不喜欢传送的眩晕感,他也不能理解瑞文为什么不选择步行个半个小时从郊区走到市区,而是要费力地画个魔法阵,念上一串咒语,还要损耗完全没必要的魔力……

  算了,鸫森,我们要学会尊老爱幼。

  "你什么时候能去掉那个’小'的形容词。"鸫站在瑞文右后方问。

  "我亲爱的鸫,你觉得呢?"瑞文回头朝他笑了一下,那双媲美珠宝的眼睛眨了眨,无声地回答了鸫。

  鸫森:"……"这老狐狸。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