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_

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叫南某,近期fgo/自家/沉迷音乐剧
无脑小太阳吹
做想做的事,干想干的人
很高兴认识你



放不出屁了请和我做朋友😭

【白狄】再见

☆白狄 范海辛×魔术师
☆ooc
是未完……要回监狱了就赶紧发一点假装活着吧……

  狄仁杰又一次从睡梦中惊醒。

  他已睡意全无,于是轻手轻脚地起身离开了卧室,踱步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水。那湛蓝色的双眸由于梦境蒙上一层沉思的阴影,使得他没注意水溢了出来,湿了他的衬衫。

  他再一次梦到了那天,那平凡又特殊的一天。

  一年以前,狄仁杰还没有像如今这样大紫大红,没有固定的住所,为了方便四处奔波演出,随身物品只有一副扑克牌,除此之外就只有一张吸睛的脸了。

  他喜欢挑远离市区的边界酒店,有人说是为了贯彻神秘莫测的设定,而狄仁杰本人根本没想过保持设定,只是觉得这样可以省一点房钱。

  他看上了一个临近森林的酒店,爽快地付过钱拿过钥匙后,一边哼歌一边拖着行李找自己的房间。他打开了房门,感慨这酒店装修不错,挺有格调,不过床上正睡觉的人与这个装修风格有点格格不入。

  ……等等,床上有人?????

  狄仁杰一个激灵,下意识抽出扑克牌,小心翼翼地靠近床。

  "唔……"相当浓郁的魔物气味,还混杂着……酒的味道?

  狄仁杰蹙眉,对床上这个闯入者好感直减到负。

  他蹑手蹑脚地凑到床前,俯身盯着床上的闯入者,不料对方一个翻身,与其四目相对了。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狄仁杰不假思索地甩出扑克牌后退,对方显然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到了,立马闪躲一旁。

  "哇做什么啊怎么突然就发起攻击!"闯入者拔出腰间的利剑指着魔术师大喊。

  "要问也是我先问吧!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别人的房间!"狄仁杰不甘示弱地喊回去。

  "你的房间……?"闯入者愣了,"这酒店居然还有人来住,告示牌上大写的‘大型魔物出没森林,危险勿近’你没看到吗?"

  "……"狄仁杰心想,他还真没注意告示牌上写了什么,不对,不能被他岔开话题!

  "再危险也没有你这种偷闯入别人房间的家伙危险。"

  "这么计较,真是不可爱的性格啊,"闯入者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虽然有这么可爱的脸。"

  "……"狄仁杰脸瞬间黑了,额头青筋暴起,对闯入者发起猛攻。

  闯入者反应相当迅速,三两下躲过飞过来的扑克,熟练地跳上窗台,却不知道在想什么一个回头,扑克牌直击脑门,吃痛地叫了一声。

  "这么凶,溜了溜了!"闯入者嘟囔一句,翻身跳下窗台,只剩下个残影仍不愿离开窗台。

  狄仁杰一肚子火,虽然想去追他,但开演的时间快到了,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收拾好由于打斗而乱七八糟的房间后,换上华丽的礼服怒气冲冲地前往表演的地方。

  狄仁杰依旧记得,当他深夜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酒店房间时,那个该死的闯入者又出现了,带着遍体鳞伤靠着墙,明明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奄奄一息,却还是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说"不好意思,有些急没看清又跑您房间里来了。"

  他盯着虚弱的闯入者好一会,转身从行李里拿出些医用绷带和酒精。这时闯入者已经没力站着,坐在墙角,有些吃惊地看着手里拿着绷带的自己。

  "我只是不想有人死在我面前,那会比魔术失败还让我觉得难堪。"狄仁杰轻咳一声,一边解开他的扣子一边解释。

  "谢谢,"闯入者笑了笑,"我要怎么称呼你,大魔术师?"

  狄仁杰小心翼翼地清理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一边心说那这样,你叫我爸爸好了。

  "狄仁杰。"虽然他真的挺想说叫我爸爸就好,但碍于眼下这种场面,还是算了算了。

  "这是个很好听的名字,我叫李白,一个嘶……轻点好不好……如你所见,一个遍体鳞伤的猎魔人。"
  狄仁杰没回话,只是低头清理伤口。当他清理完李白大大小小的伤口并把他包成个木乃伊时,对方已经死死的睡过去了,头正抵在狄仁杰的右肩,银白色的头发搔得他痒痒的。

  太晚了,夜色浓密极了,周围也静谧极了,只有森林里蝈蝈仍精神的叫喊着。有两件事物传染性比世间任何一种流感病毒还要可怕,一是大笑,第二就是睡觉。显然狄仁杰被正睡死过去的木乃伊传染得不轻,身体刚刚着床,没过多久就进入睡梦之中。

  那天晚上,李白成了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能在不洗澡的情况下换上狄仁杰的衣服睡他床的人,恭喜李白(暂时性)战胜了狄仁杰的洁癖。

  第二天清晨狄仁杰揉揉眼睛打着哈欠坐起身,就看到李白穿着酒店的工作服,对自己笑笑。

  "早安,昨晚谢谢了,为表感激,我请你吃顿饭吧,我知道这城镇里有哪些好吃的哦。"李白笑得那叫一个明朗,要比清晨的阳光还要灿烂上几分。

  "你这身衣服……"
  "噢,刚刚和这里的女主人聊了几句,她送给我的。快去洗漱吧大魔术师,不要浪费这个美好的清晨呀。"

——————————————————————————————

  狄仁杰从这顿饭中得知,李白最近的委托是除掉正待在这个城镇的大型魔物,而他昨天深入森林时才发现并不是一只,而是一群小型魔物,错误的情报害得他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好不容易脱身,却忘了他早先休息的地方已经是狄仁杰的房间,这才有了昨晚的事件。

  "那你真的能仅靠一己之力除掉一群魔物吗?"狄仁杰喝掉最后一口茶问道。

  "那是当然啦,时间问题而已,"李白自信地笑着,"对了,你会在这里待多久?"
 
  "一周多吧。"
  "好嘞,那这一周多的时候让我们好好相处吧。"
  狄仁杰顿了一下,湛蓝色的眼睛盯着面前笑嘻嘻的猎魔人,阳光透过彩绘玻璃倾泻进来,五彩斑斓的映在他的身上。

  "你先自己找好住的地方,别再跑我房间。"
  "别啊,你那间离森林近,光线好,一个人那么无趣,多我一个陪你不好吗?"
  "不好,"狄仁杰毫不犹豫地回答,起身就要走,"这家餐厅的确挺不错的,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好好,"李白托腮看着狄仁杰离开的背影越来越远,然后轻轻地说了一句,
  "今晚床上见咯小魔术师。"


尽量赶紧写完吧😭不会坑的!坚定!也不会有车车的!更坚定!

 

 

 
 
 

 

 

 

 

 

 
 

评论(1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