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_

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叫南某,近期fgo/自家/沉迷音乐剧
无脑小太阳吹
做想做的事,干想干的人
很高兴认识你



放不出屁了请和我做朋友😭

【铠约】护短

☆是一次尴尬的烂操作害别人背锅的经历(。
☆ooc
☆反正关于枪啊什么的都是我瞎编的哦(你
☆补充一点,强行设定了击中不同部位产生的伤害不同
☆准备补课回监狱了,不知道后续什么时候会有(小声逼逼

百里守约正俯身躲在草丛里,他在刚刚的交战中血槽已经去了大半,但他还是没有转身回水晶,而在这里一动不动的,视线没从瞄准镜下正攻击小兵的敌方同样是残血的战士身上离开过。

  他放缓了呼吸,将自身的存在感降为0,静悄悄地等待一个狙击的最佳时机。

  一时间下路只有敌方战士清兵的声音,每一击仿佛都直穿人心,难以言喻的寂静氛围随着一阵阵风吹来数不尽的诡异。守约依旧保持着单膝下跪的狙击姿势,双目不离猎物一丝一毫。

  再近些,再近些就能一击制敌了,虽然这个距离发起进攻也可以造成伤害,可若是不能保证一击必杀,就会暴露位置,极有可能是我被近身击杀!

  战士两手握着巨大的战斧,一边四处观望一边缓缓上前几步,他似乎是感受到异样的寂静,变得谨慎小心起来。

  守约不由得变得有些紧张起来。明明已经不是第一次上战场,可就是无法控制心脏怦怦跳个不停,一直紧握着枪的双手手心都微微渗出汗来,他皱了皱眉,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因为对于狙击手来说,第一关键的是目标的每一个动作,第二就是狙击手本身的心态。

  来了,更近了……再更多过来一些,对的就这样……让我直接送你回水晶吧!

  守约将准星对准了目标的额头,一个咬牙,扣动了扳机。红色细长的弹道预测线倏然从草丛里冲了出来,那个战士还没来得及反应,紧接着就有子弹冲着他脑门飞来。

  砰!是击中的声音!做到了!

  守约才刚刚下意识从原先的草丛中一个翻滚跑开时,巨斧也从天而降,差点砸到他。守约马上反应过来,刚刚击中的不是敌人的额头,而是他用来防御的斧子,对方并没有死!刚刚的瞄准角度偏移了,没能造成一击必杀!

  "可恶……"守约低声骂着,一边赶忙冲对方开几枪,也不管是否击中,借着后坐力迅速拉开距离。双方血量差距还是有的,只怕这种情况下交战起来自己会吃亏,得撤退!
 
  "你以为你能跑得掉吗放阴枪的小猫!"虎背熊腰的战士大声嚎叫着冲自己奔来,看来守约这一枪不但没将他打死,反而激起他的斗志,下了决心非要和守约拼个你死我活。

  就在守约打算放弃拉开距离等待死亡时,一把熟悉的剑从野区飞出,阻碍了战士的前进。当两人都懵圈时,一个幽蓝的身影紧随其后冲了出来,重新握起剑对着战士就是一套连击。战士实力显然在此人之下,还没来得及还手就在一声惨叫后倒地不起,不久后就弹出了击杀消息。

  守约一下子认出来者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一直绷紧的神经终于得到了放松,两只兽耳也随着耷拉下来。

  "谢谢你,阿铠。"他对着来人笑笑。
 
  铠一个转身,张口刚想回守约的话,就被队友的一句话堵住了——

  "辣鸡铠,红buff都被摸走了还站在下路傻楞。"

←to be continued

评论(13)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