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_

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叫南某,近期fgo/自家/沉迷音乐剧
无脑小太阳吹
做想做的事,干想干的人
很高兴认识你



放不出屁了请和我做朋友😭

闲得慌


  这天晚上他们俩出奇的闲,估摸着一半原因是今儿鸫森做菜时一个手滑一勺盐下去了,还有一半原因就是,吃饱了撑着,实在懒得动。

  “哎,给为师揉会儿腿。”瑞文这会儿瘫得跟个睡梦罗汉似的玩手机,一伸脚踹了踹窝在沙发尾端的鸫。

  “给钱吗师傅。”鸫森一伸手抓住瑞文的腿,一边对他的腿上下其手一边玩手机好不乐乎。

  “没钱,卖身你看行吗?”瑞文笑出声,继续着这愈发不对劲儿得和谐的对话。

  得吧,反正怎么都是闲着,不如抓紧了时间腻歪。

  “成啊。”鸫把手机往茶几上一搁,一个转身就把瑞文压在身下。

  “我操,”瑞文被突如其来的阴影给吓得一愣,转即脸上就挂着不可描述的笑容,也把手机往茶几上丢,然后一手勾着鸫的脖子,微微前倾,“你要现在验货呀?”

  故意压低了声线,在人耳边低语,将气息喷洒在他耳边。

  “哎,”鸫把头埋在瑞文脖颈那儿,有些好笑,“你今天这么死命给自己加戏,还撩拨我,闲得慌啊?”

  瑞文笑笑,闭口不言。他一个抬腿,膝盖抵着鸫的胯部。

  这大夏天的夜晚啊,七点还明晃晃的,这会刚吃完饭时针给他们闹得还不够转个圈儿,八点多时候靛蓝色天空悄悄咪咪的顺着窗帘钻进来,洒在他们俩身上。然后那由于死命撩拨来撩拨去而忽视掉的羞耻感蹭蹭蹭地就冒出来了。

  “是挺闲的,你不在才慌,”瑞文伸手跟撸猫似的揉乱鸫的头发,然后拍拍他后背,“那啥,虽然我知道你脸皮比盾还厚,而且这个姿势应该也没人看得到下边是我,但这天忒亮了我有点儿做贼心虚,你给老子下去。”

  鸫干脆就非常大型猫科动物的蹭了两下瑞文,然后果断爬起来捞过手机,跟个没事人似的。瑞文换了个姿势,像躺在沙滩上晒日光浴的,抬脚踹踹鸫示意他把自个手机拿来。

  干嘛呢就提前进入夜生活,你们年轻人都这么会玩的吗?

  没没没,就闲得慌了。

  看着他在那儿就想动手动脚的,不干点什么心里痒痒,这心智,都快赶上小学生时代为了多得小女生一点注意而搞事的小男生了。

  啧啧啧,怪不得都说什么恋爱中的人都是智障。

  “师傅啊。”鸫突然打破了宁静。

  “靠,你还上瘾了噢乖徒儿?”瑞文有些哭笑不得了。

  “今晚我什么时候能验货呀?”

  “哎哟,可以的你,臭神棍今儿也挺闲啊?”瑞文跟弹簧似的弹了起来,和鸫四目相对。

  “嗯,”鸫点点头,“不过你在就不能闲咯,要搞事。”

  “小学生,蠢啊徒儿!”瑞文勾着他脖子就亲上去。

俩都小学生吧这么闲?

评论

热度(4)